一个让全球直男狂舔屏的尤物

一部剧,让她火遍全球。
说的不是别人,正是《后翼弃兵》的大女主安雅·泰勒-乔伊。

看完本剧,很多人说:吃死她的颜,更爱她的演技。
的确,出道时间不长的她,已经成为好莱坞最不可小觑的新生代之一。
想了解她更多?
今天,鱼叔就来说说——

安雅·泰勒-乔伊

 

Anya Taylor-Joy

 

1
第一次认识安雅,还是在2015年的恐怖电影《女巫》中。
就算是一身穷苦人家的打扮,也挡不住她清秀的神颜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这不是一部普通的恐怖片。
依循着古典美学,却透露着邪魅。
营造着诡谲氛围,却弥漫着诗意。
这一切,万万缺不了安雅那张纯真又神秘的面孔。
而那收放自如的演技,更是与影片质感完美融合。
尤其是影片结尾,她将自己献给魔鬼后那邪魅一笑,让人浑身一颤,头皮发麻。

那会儿,安雅不过19岁。
是她第一次担纲电影主角。
也是她进入影视圈后饰演的第二个角色。
借此,她夺得了2016年哥谭独立电影奖年度突破演员奖。

好莱坞里,「一眼万年」的女演员多得很。
但很少有人能长得像安雅这种。
她不属于温柔甜美那一挂。
也不属于冷艳优雅那一波。
有时像个落入凡间的天使。
舞动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,亮闪闪地发着光。

有时又像个蛊惑人心的小妖精。
一颦一笑都透着狡黠的味道。

安雅的美,是诱人的,也是危险的。
这股天然散发的神秘气质,正是《女巫》导演罗伯特·艾格斯看中她的原因。

在《女巫》之后,安雅似乎成了恐怖惊悚片的常客。
2016年,她出演了卢克·斯科特(雷德利·斯科特的儿子)执导的科幻惊悚片《摩根》。
角色是一个实验室中的问题产物,人畜无害的外表之下暗藏着不可预知的攻击性。

表面上单纯无辜,实质却是冰冷的人形兵器。
在有了思考能力后,眼神更是写满了杀意。
弱小的身体里,爆发力十足。

同年,安雅又参演了恐怖片《分裂》。
该片由《第六感》导演M·奈特·沙马兰执导,男主角则是「一美」詹姆斯·麦卡沃伊。
对安雅来说,这部电影意义重大
既能得到名导的指点,又能与演技派男神过招,机会难得。

电影讲述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孩,自幼被叔叔凌辱,性格孤僻。
又不幸被一个患有多重人格的男子绑架囚禁。
安雅完全不惧这样一个复杂的角色。
在与一美的对手戏中,情绪拿捏得有条不紊。

到最后与反派正面硬钢,更是精彩。
深陷恐惧的绝望,孤注一掷的勇气,安雅把握得层次分明。

 

但凡是看惯了她以往惊悚片的表演,就能明白为什么《后翼弃兵》的女主非她莫属。
剧中,她饰演国际象棋天才贝丝。
下棋时的她,异常的冷静、睿智。
轻轻松松掌控棋局,击败对手。

生活中的她,却又极端的封闭、孤僻。
玩弄男人于鼓掌之间,事后一支烟,翻脸不认人。

她实在太适合演绎这种反差鲜明的角色。
是天才,也是疯子。
是天使,也是妖孽。

2
用「幸运」一词来形容安雅再贴切不过。
成为演员之前,她只学过芭蕾。
16岁辍学,做了模特。
零零碎碎接了点小角色,就当上了大女主。

这也是没办法,老天赏饭吃。
独具一格的美,让她辨识度极强。
而她自己也非常善于表现自己的魅力。
任选一张写真照,都能感觉到那股喷薄欲出的美艳。

随手一张生活照,也能感觉到那股肆意弥漫的青春。

可俏皮,可性感。
可摩登,可古典。
就连社交账号都彰显着她的特立独行,乖张百变。
比如,推特上的头像是「烈焰红唇」。
妥妥的叛逆女王。
再看ins,又晒着五花八门的生活照和作品宣传。
严肃之余,透着些顽皮。

然而,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安雅却自认长得不够好看,甚至很怪异。
「我从没觉得自己漂亮,未来也不会这么觉得,我认为自己没有达到可以演电影的漂亮程度。」
这么说,不知道会不会被人误以为是凡学代表。
连男朋友也警告过她:「你这么讲,别人会觉得你很混账。」

但她对自己的不自信是有原因的。
小时候,安雅因为眼距过大,被同学嘲笑像鱼一样丑。

这副特别的长相,或许与她的多国混血身份有关。
安雅出生在一个优越的中产阶级家庭,是家中六个孩子里最小的一个。
父亲拥有苏格兰和阿根廷血统, 是一名国际银行家。
母亲拥有南非和西班牙血统,是一名心理学家。
她出生于美国,婴儿时期随父母搬到了阿根廷,6岁时又搬到了英国。

在伦敦生活时,她被父母送入精英私立学校。
但不会说英文的她,遭到了同学的霸凌。
不让她进教室,不邀请她参加活动,更是经常把她锁在更衣室。
那个年纪,她就患上了焦虑症。
在那段时间里,看电影成了排解抑郁的途径。
或许,就是这段阴暗痛苦的童年时光,影响了安雅后来惊人的表演能力。

走上演员这条路,实属巧合。
进入青春期的安雅变得更加不安分,渴望逃离这个让自己不愉快的校园。
16岁那年,她决定辍学。
给父母留了一份信,就独自跑去外面的世界闯荡。
好在,人生终于在此时发生了转机
离开学校没多久,她就在逛街时被星探发掘。
这位星探正是大名鼎鼎的模特界经纪人萨拉·道卡斯。
安雅的模特生涯就此开启。

 

萨拉·道卡斯

怀有演员梦的安雅,在做模特期间也试图找机会去演戏。
终于,18岁那年她在罪案剧《摩斯探长前传第二季》里获得了一个演出机会。
虽然镜头不多,但安雅出场那一瞬间还是惊艳到了无数人。
从一个小角色开始,她慢慢推开演员的大门。

而在《女巫》之后,安雅的演艺事业变得一帆风顺。
她仿佛有着某种魔力,表演中少有那些新人演员的稚嫩。
更多的是对角色掌握的驾轻就熟。
即使跟演技派前辈对戏也毫无压力。

在接连参演了多部惊悚片之后,安雅开始尝试一些不同的角色。
2017年出演BBC迷你剧《微缩屋工匠》,收获了一众好评。

2019年,与裴淳华互飙演技。
共同出演了一部讲述居里夫人故事的《放射性物质》。

同年,还出演了高分犯罪英剧《浴血黑帮》第五季。
妩媚心机的蛇蝎美人,安雅也是手到擒来。

进入影视圈仅仅几年功夫,安雅演戏速度堪称劳模。
而且每一个角色都演绎得很有质量。
虽然大多以惊悚片为主,但也正渐渐拓宽戏路。
她的美貌让人难以忽略。
同时,又总能带给观众更多的「惊喜」。
3
作为演员,安雅的未来充满了无限可能。
终于在今年,她迎来了事业的巅峰。
虽然由于疫情的影响,全球电影市场遭受巨大打击。
但安雅却在大银幕、小荧屏上刷遍了存在感。
由她主演的简·奥斯汀小说改编影片《爱玛》赶在了疫情前上映(1月21日)。
虽然自嘲是「史上第一个长得丑的爱玛」,但她在片中的表现还是获得了普遍称赞。
从人们熟知的恐怖片扮相,瞬间转换成精致、典雅的贵妇形象,毫不违和。

更重要的是,爱玛这个角色其实并不好演。
她傲慢,刻薄,自私,缺点多得让人有些反感;
但她又美丽、聪明、俏皮,本质上的善良又让人没办法讨厌。
而安雅的绝活就是平衡好这种角色的两面性,可恶又可爱。

另一部电影则是命途多舛的《新变种人》。
虽然整体评价崩坏,但安雅饰演的「秘客」却是电影里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。

小荧屏上的《后翼弃兵》则让安雅大放异彩。
一边要战胜对手,挑战男性主导的国际象棋。
另一边要战胜自己,克服自己心中的梦魇。
这不只是一部大女主爽剧,更是探讨了社会议题。
戏内赢得了棋局,戏外收获了观众。

曾经对于样貌毫不自信,如今却在靠脸吃饭。
曾经以为表演遥不可及,现在已成本命事业。
有观众评价她:只要看她的作品,迟早会爱上她。

年轻,但不是流量小花。
有颜,戏路还越走越宽。
在《后翼弃兵》之后,她的未来还会有更大的格局。
排在最前面的就是乔治·米勒的《疯狂的麦克斯5:废土》。
与她搭档的有「锤哥」克里斯·海姆斯沃斯和《海王》中的「黑蝠鲼」叶海亚·阿卜杜勒-迈丁等。

另外还有受疫情影响推迟上映的《Soho区惊魂夜》。
由鬼才导演埃德加·赖特执导。
可以先看看早前发布的剧照。
这「妈都不认识」的妆容,安雅小姐姐真的不要面子的吗?

不过换个方式看还是很美的。

安雅还在与自己的伯乐,《女巫》导演罗伯特·艾格斯合作两部电影。
一部是翻拍经典默片,关于吸血鬼的电影《诺斯费拉图》。

另一部则是讲述维京传奇故事的《北方人》。
这部的卡司真是非常耀眼,囊括了妮可·基德曼、伊桑·霍克、威廉·达福等一众大牌。

不难看出,未来这几部作品都有着大爆的体质。
而安雅很快将晋升至一线影星的地位。
虽然老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角色,但许多粉丝还是直呼自己的心声:「心甘情愿被冒犯」。(???)
在一次媒体采访中,她曾透露出自己的接片标准:
「我从来不会根据影片类型接片,我的接片标准是角色、世界观以及导演。」

虽然年轻,但对整个影视圈看得透彻。
看着稚嫩,却拥有超越同龄人的成熟。
自我既定的一套接片标准,注定了她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。
对于网上依旧存在的对自己外貌的指点,她也很坦然:
「我知道很多人喜欢对我抱持刻板印象,但我是一名演员,我很高兴让观众看到我能演其他角色,而不只是尖叫,或者被人绑架。」

是的,安雅现在可以很自豪地说,自己是一名演员。
而且,还是一名出色的好演员。
为了电影,为了观众,她甘愿付出。
对于外界的叨扰,她并不在意。
这样的安雅带给了我们十足的惊喜。
而在未来,我们应当给这个精灵女孩更多一些期盼。

1.手机端充值时请长按二维码后选择保存图片,然后再打开微信进行扫描,不要直接点击识别二维码!
2.更多站内问题可以参考“进站必读”解决


QECC.CC » 一个让全球直男狂舔屏的尤物

发表评论

最优质的私拍资源集合

进站必读 公告